5分28

                                                    5分28

                                                    来源:5分28
                                                    发稿时间:2020-05-31 04:50:28

                                                    【环球网快讯】美国明尼苏达州白人警察涉嫌暴力执法致死黑人男子乔治·弗洛伊德引发的抗议示威持续升级,全美至少30座城市爆发抗议活动。根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最新统计,截至目前美国至少有8个州和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已经启动或要求国民警卫队协助当地执法以平息示威。

                                                    “平等者之间无管辖权。”这是古罗马的一句法谚,国际法学家们从这一概念中引申出国际法的主权豁免原则,是指国家的行为及其财产不受他国管辖。实践中,国家主权豁免主要表现在司法豁免方面,即一国国内法院非经外国同意,不得受理以外国国家为被告的诉讼,因此主权豁免又经常被称为国家的司法豁免权。

                                                    “在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中,中国也是受害者。为抗击疫情,中国政府和人民付出了巨大代价,承担了重大牺牲。对受害者发起‘追责’‘索赔’的诬告滥诉,于实不符、于理不通、于法不容。”黄惠康说。

                                                    解读这一原则,黄进表示,主权国家根据自己的主权行事,不受任何其他权威的命令强制,也不容许外来干涉;在一个主权国家内,排除任何其他国家或者任何其他权威行使主权的任何权利;主权国家只有根据自愿,其主权的权利的行使才可以受到限制;主权国家不能被强制把涉及它的国际争端提交仲裁或者司法,非经其同意,它的行为或者财产也不受外国法院管辖;国家主权的完整性是不容侵害的,没有任何权威可以剥夺或者削弱国家的主权。

                                                    联合国国际法委员会委员黄惠康认为,美国炮制的诬告滥诉,违反国际关系的基本准则,违反国际法上的主权豁免原则,也不符合美国1976年《外国主权豁免法》的原则和相关规定,严重侵犯中国的国家主权和尊严以及不受美国法院司法管辖的豁免权。

                                                    同时柳华文还说,非歧视是国际人权法的核心原则。联合国成立后首先通过的《世界人权宣言》和其后制定的包括《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在内的一系列普遍性核心人权公约都有明确的规定。5月28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高票表决通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决定》,人民大会堂响起了经久不息的热烈掌声。这掌声,表达着坚决维护国家安全的共同意志,体现着依法惩治“港独”“黑暴”的强大民意——中国主权,不容挑战;国家安全,必须坚守。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势在必行,事在必成。

                                                    据CNN此前统计,截至目前美国出动国民警卫队的州包括:明尼苏达州、佐治亚州、俄亥俄州、科罗拉多州、威斯康星州、肯塔基州、犹他州、得克萨斯州和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

                                                    他说,这种“索赔”,违反国家主权平等原则。国家主权是国家最重要的属性,是国家独立自主地处理自己内外事务、治理自己国家的权力,是国家固有的在国内的最高权力和在国际上的独立、平等权力。国家主权原则是国际法最重要的基本原则。

                                                    “这种恶意污名的背后是对中国的各种歧视和‘甩锅’,明显违背了世界卫生组织的命名规则和反对歧视的国际人权法。”柳华文说。

                                                    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法研究所副所长柳华文认为,美国是在利用法律概念和法律程序进行政治化的操作。美国肆意炮制诉讼,借诉讼诋毁中国抗疫的成就和贡献,转移矛盾。这些所谓的诉讼的结果和过程都是他们要利用的。特别是利用诉讼发起和进行的过程,给别人施压,造成法律上的骚扰。这也是法学界所说的诬告滥诉的典型情况。